报复行动“雷声大雨点
本文摘要:在伊朗昨日为苏莱曼尼之死实施复仇前,特朗普曾表示,伊朗的任何回击都将招致美方更严厉的报复。

  特朗普表示,伊朗的打击并未造成人员伤亡,也没有重大的物资和财产损失。他还表示,美军已经“做好了任何准备”,但伊朗似乎已经退缩。“这对各方来说是一件好事,对世界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至此,世界终于松了一口气。

  在伊朗昨日为苏莱曼尼之死实施复仇前,特朗普曾表示,伊朗的任何回击都将招致美方更严厉的报复。因此,特朗普将对伊朗的行动如何反应,整个世界都屏住呼吸,在不安中翘首以待。

  经济制裁取代动武特朗普称无意打仗

  特朗普发表声明时,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国防部长埃斯珀、参联会主席马克·米利等白宫重量级人物分别站在他的左右两侧(见右上图)。面对全世界对战争的担忧,特朗普清楚地知道这份声明的分量。

  特朗普称,“我们所有的士兵都很安全,我们的军事基地受到的伤害也很小。”他说,美国拥有强大的军队与军备,但这并不表示一定要动用武力,美国并不希望动武。美国的实力,不论是军事还是经济实力,就是对伊朗最佳的威慑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特朗普时常对北约表现出轻蔑和嘲讽的态度,但这次却在声明中呼吁欧洲国家更多参与中东事务。尽管特朗普仍表达了坚决反对伊朗拥核的态度,并宣布要施加新的制裁,但世界很清楚,面对海外军事基地遭到公开打击的局面,特朗普也需要一个台阶下。以经济制裁取代军事报复,意味着特朗普已经在一触即发的大战前终于按下了暂停键。

  精心选择报复手段伊朗在刀尖上舞蹈

  根据伊拉克方面的统计,美国驻伊拉克的两处军事基地在8日遭到22枚弹道导弹的密集攻击。自两伊战争结束后,这样的规模在实战中绝对是空前的。而且伊朗选择的攻击时间,正是革命卫队将领苏莱曼尼遭到袭击的时间;伊朗选择的目标,是轰炸苏莱曼尼的无人机部署的机场;伊朗选择的武器,是命中精度较高的“征服者”-313和“起义”-1两种弹道导弹;伊朗对打击行动的命名,也是“烈士苏莱曼尼”。

  伊朗的复仇之心是迫切和真实的,但这份真实并不意味着纯粹,并不意味着无所顾忌。从种种迹象来看,伊朗采取的报复形式颇有“雷声大,雨点小”的味道,给对方留下了充分的回旋余地。

  从直接的战果来看,虽然伊朗媒体此前报道称80名美国人在攻击中丧生,但由于伊朗媒体并没有能力核实相关信息,这更像是一种安抚国内反美情绪的话语。基于双方的实力对比,美方没有人员伤亡的说法更可信。

  这意味着伊朗没有刻意追求尽可能多的杀伤。伊朗发射的弹道导弹虽然数量众多,但这却决不是最致命的报复方式。两伊战争结束后,伊朗将弹道导弹视为军事建设的重中之重,视之为捍卫国防的撒手锏。因此,美国在营建中东地区的军事基地时,十分重视导弹预警和反导装备的部署以及防空工事的建设。在苏莱曼尼遇袭身亡后,整个中东地区的美军都处于高度戒备中。

  弹道导弹的弹道一般很高,信号特征明显,所以一旦有伊朗的弹道导弹升空,有着空天完整预警系统的美方完全可以在第一时间发出警报,采取应对措施。7日,美军就观察到伊朗导弹部队进入战备状态。正如在遇袭基地内的西方私人安保公司人员所说,火箭与导弹袭击对他们来说是家常便饭。

  相比之下,路边炸弹或特种奇袭等打击方式的突然性其实远远高于弹道导弹。路边炸弹对驻伊美军造成的伤亡与恐慌自不必说,就在5日,装备简陋的索马里青年党对美军基地的强行突袭就造成1名美军士兵和2名美军承包商死亡。如果伊朗刻意追求以血还血,那么有更多的目标和方式可以选择。

  可以说,美军零伤亡的结果是一种偶然,但伤亡程度不大却可以说是一种必然。为了平衡各种需要,伊朗几乎是在玩“刀尖上的舞蹈”。

  多年恶斗形成默契符合两国现实需要

  俗话说,最了解自己的人往往是对手。过去24小时内中东地区形势从大战一触即发到戏剧性的反转,源自美伊双方在数十年的恶斗中形成的一定程度的默契。

  伊拉克总理迈赫迪证实,伊朗在打击之前就以口头提醒的方式,告知伊拉克方面远离美国军事设施。伊拉克方面随后将这一消息告知美国。诚然,伊朗这么做的主要目的是基于两国政府的友谊和国际法的义务,但伊朗岂会想不到伊拉克方面会把消息转达给美方吗?当然不会,只是不在乎。

  这并非伊朗“怂”,恰恰相反,伊朗的选择是聪明与务实的,既符合伊朗的现实需要,也是世界希望看到的。

  伊朗政府必须有所行动,既要借此向美国展示伊朗不屈的意志与顽强的战力,也是对国内强烈民族主义情绪的回应。前最高精神领袖霍梅尼1989年去世后,伊朗国内还从未出现过数百万民众为一个人送葬。

  同时,伊朗失去苏莱曼尼后,整个中东战略的布局、协调与推进都受到影响。受经济制裁的影响,伊朗面临严重的通货膨胀,经济相当困难。即使对于伊朗强硬派来说,拥核而非复仇,才是能根本改变伊朗战略地位的最佳手段。所以,目前与美国爆发大规模的正面冲突,并不符合伊朗的现实能力与实际需要。

  因此政治意味浓厚、颇具视觉冲击,精度又相对较高的弹道导弹,成为兼顾内外两种需求的最佳复仇方式。所以,在伊朗发起导弹攻击后不久,伊朗外长扎里夫就表态,伊朗的报复到此为止,而且强调伊朗的报复是有《联合国宪章》第五十一条做依据的。

  对于伊朗的这些盘算和操作,特朗普心知肚明。再加上美国国内反战浪潮风起云涌,谋求连任的特朗普也早有减少在中东投入的战略打算,于是顺势借坡下驴。

  大战风险暂时减小紧张氛围仍会继续

  美伊的这把默契牌足够亮眼,但紧张局势是否就此缓解呢?分析人士认为,大战的风险暂时减小,但紧张氛围仍将持续下去。

  第一,双方的敌意并未丝毫减少。双方高层的理性,并不足以缓解特朗普袭杀苏莱曼尼的冒险主义在伊朗民间激发的愤怒。尤为重要的是,伊朗政府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左右其他非政府武装的行为,仍是存在疑问的。

  在苏莱曼尼遇袭的同时,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人民动员部队”的主要领导人之一穆罕迪斯也一同被杀。该组织最高领导人表示,虽然伊朗完成了报复,但该组织还没有。当地时间昨日夜间,美国驻伊使馆附近遭到两枚火箭弹袭击。鉴于美伊的地区博弈仍将继续下去,伊朗如何在稳定局势的同时不使支持自己的民间组织“寒心”,将是对伊朗不得不继续的“刀尖上的舞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