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决战决胜脱贫攻坚,践行初心使命的时代号角
本文摘要: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我们党近百年的历史证明,这个初心和使命一直是激励中国共产党人不断前进的根本动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以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我们党近百年的历史证明,这个初心和使命一直是激励中国共产党人不断前进的根本动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打响了脱贫攻坚战,决战决胜脱贫攻坚就是我们党践行初心使命的时代号角。

  一

  1944年6月至10月,陕甘宁边区接待了一个中外记者参观团,这是我们党自土地革命战争以来,继斯诺、史沫特莱等来访之后,在根据地接待的规模最大的中外记者参观团。当随团的美联社记者史坦因问毛泽东同志“你以什么权利在这里指导政府和军队”时,毛泽东同志答:“靠人民的信任,靠当前在我们新民主主义的各级政府之下的八千六百万人民的信任。”

  人民为什么如此信任共产党?因为他们从无数次的亲身经历中感受到:只有共产党才真正地“把屁股端端地坐在老百姓这一方面”。其中的土地革命,无疑是根据地人民最难以忘怀的一件事情。

  中国曾长期是一个农业人口占绝大多数的国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农民问题主要是土地问题。大革命失败后,中国革命得以坚持和发展,主要就是因为党紧紧依靠农民,在农村建立了根据地,并在根据地内深入开展了土地革命。

  1927年召开的“八七”会议确定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起义的方针,土地革命很快在海陆丰、井冈山、闽西、赣南等根据地开展起来。不久,又拓展到赣东北、湘鄂西、鄂豫皖、湘鄂赣、琼崖、右江和陕甘等根据地。在这些地方,广大农民在土地革命中取得了“他们唯一热望的土地所有权”。共产党领导农民进行土地革命这个事实,使农民迅速分清了国共两党和两个政权的优劣。广大农民在政治上、经济上的翻身,又极大地激发了他们支持革命、投身革命的热情。仅湘鄂赣根据地,从1930年9月到1931年3月的半年间,参加红军的翻身农民就达3万多人。在土地问题上经历了以减租减息为主要特点的抗日战争时期之后,不拘一格解决土地问题的全国解放战争时期到来了。1946年5月,中共中央发布“五四指示”。1947年7—9月,全国土地会议在西柏坡召开,《中国土地法大纲》制定并实施,解放区的广大农村迅速掀起土地制度改革的热潮。到1948年秋,解放区基本消灭了封建的生产关系,1亿左右的农民从地主和旧式富农那里获得3.7亿亩土地。在“参军保田”的口号下,青壮年农民潮水般涌入人民军队。在解放战争中,参军的农民在华北有近百万,在山东有59万,在东北有160万。“得人心者,得新中国”,这就是历史的结论。

  实际上,早在1936年,毛泽东同志在陕北的窑洞里就说过:“谁赢得了农民,谁就会赢得中国”“谁能解决土地问题,谁就会赢得农民”。在七届三中全会上,毛泽东同志指出:“有了土地改革这个胜利,才有了打倒蒋介石的胜利。”共产党人在严酷的战争环境中坚持推行土地改革的实践印证了一个道理:“江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

  二

  历史行进到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使中国大地春潮涌动。这年11月,在借地唤起农民生产积极性的启发下,安徽有些地方的基层干部和农民冲破旧体制的限制,自发地采取了包干到组和包产到户的做法。凤阳县梨园公社小岗村18户农民的创造叫做“包干到户”,即“保证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这个办法简便易行,最受农民欢迎。由于“双包责任制”的实行,许多生产队和农户实现了“一季翻身”“一年翻身”。但也有一些人对此或说三道四,或顾虑重重。在关键时刻,邓小平同志鲜明地表示了自己的态度。他对时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说:“不要争论,你就这么干下去就行了,就实事求是干下去。”对于这样搞会不会影响集体经济的发展,邓小平同志明确地说:“我看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我们总的方向是发展集体经济。实行包产到户的地方,经济的主体现在也还是生产队。这些地方将来会怎么样呢?可以肯定,只要生产发展了,农村的社会分工和商品经济发展了,低水平的集体化就会发展到高水平的集体化,集体经济不巩固的也会巩固起来。”邓小平同志的表态,对于打破思想僵化、推动改革全面深入开展发挥了关键作用。随后,中央陆续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农业生产责任制的几个问题》和1982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指出包产到户“没有什么复辟资本主义的危险”,“目前实行的各种责任制”“都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生产责任制”。在中央的支持和推动下,实行包产到户和包干到户的生产队迅速增多起来,由1980年占全国生产队的50%上升到1982年6月的86.7%。正是包产到户、包干到户的做法拉开了我国农村改革的序幕,进而拉开了改革开放这一新的历史时期的序幕。

  改革作为第二次革命,又一次从农村开局。首先作出贡献和得到实惠的,依然是中国农民。而给他们带来这实惠的,除了自己的辛勤劳作,是党的十一届四中全会总结的一个思想:“我们的一切政策是否符合发展生产力的需要,就是要看这种政策能否调动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是提出并践行这一思想的中国共产党人。正是中国共产党人,给农民群众以坚定的支持,调动了亿万农民的生产积极性。正是“双包”责任制的落实,使农民“集没有少赶,戏没有少看,粮没有少打,钱没有少得”。一个物质利益,一个自主权,有了这两条,8亿农民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就能充分发挥出来,成为发展生产的巨大力量。1988年与1978年相比,平均每个农村劳动力创造的农村社会总产值增长1.8倍,平均每年增长10.9%;每个农业劳动力创造的农业总产值增长65.1%,平均每年增长5.1%。这10年农村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幅度大于从1949年到1978年的29年。后来,邓小平同志在对这段历程进行总结时说:“我们的改革和开放是从经济方面开始的,首先又是从农村开始的。为什么要从农村开始呢?因为农村人口占我国人口的百分之八十,农村不稳定,整个政治局势就不稳定,农民没有摆脱贫困,就是我国没有摆脱贫困。”中国共产党人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再次证明了一个道理:“老百姓是地,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共产党永远的挂念”。

  三

  “永远的挂念”,不是说说而已,而是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用行动体现出来的。这行动不是三个五个,而是千个万个;这时间不是三年五年,而是连续近百年。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百年的历史已经雄辩地证明了这一点。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新中国成立前,我们党领导广大农民‘打土豪、分田地’,就是要让广大农民翻身得解放。现在,我们党领导广大农民‘脱贫困、奔小康’,就是要让广大农民过上好日子。”把这“翻身得解放”和“过上好日子”的朴素愿望紧紧连在一起的,正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