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战士到博士
本文摘要:初冬时节,雁栖湖畔,航天工程大学校园里,正在刮起一

  初冬时节,雁栖湖畔,航天工程大学校园里,正在刮起一场“头脑风暴”。

  “如果在当前基础上加入目标的偏振光学特性,实验效果可能更好,我想试一试。”一位年轻人说。

  “但这会增加模型的复杂程度,而且效果未知。”组员提出不同看法。

  “我还是想试一试!”年轻人坚定地说。

  这位喜欢把“我想试一试”挂在嘴边的“一道杠”,是航天工程大学博士研究生学员毛宇星。在同批直读学员中,毛宇星拥有最长军龄——11年,而他的军旅之路也颇为“传奇”。

  2008年,毛宇星顺利考入西南大学。入学不到3个月,他就做了一个令人吃惊的决定:去当兵!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毛宇星指着电脑屏幕上自己的第一张军装照说,“我从小就有一个军旅梦。用现在的流行语说,我选择当兵,是‘拔草’去了,拔掉心里从小开始长起的那些草。”说起当年的决定,毛宇星毫不后悔。

  “要当就当最好的兵!”从新兵连开始,毛宇星就是尖子。新训结束后,他被分到通信分队,很快就熟练掌握了程控、光端和卫星业务,成了大家交口称赞的“全能列兵”。

  当兵第二年,本来计划退伍后返校继续学业的毛宇星,在深思熟虑后,又做了一个决定:考军校!

  “有人说,真正的热爱生活,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我热爱军营,是知道军旅生活不仅有让人血脉偾张的热血,还有默默无闻的坚守。”经过刻苦学习,毛宇星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原军事经济学院。

  进入军校后,毛宇星成了同学们眼中的“大忙人”。除了课程学习、军事训练外,只要有助于提高未来任职能力的活动他都参加。视野的开阔,使他逐渐意识到,打赢未来战争,需要高素质军事人才。于是,他不断自我加压,完成了军事经济学院、海军工程大学、航天工程大学本硕博“三连跳”。当他决定跨专业、跨学校考研、考博时,有同学问他为什么不挑一条好走的路?他都只是笑着说:我想试一试。

  在所有人都以为博士毕业后,毛宇星会去院校或科研院所继续搞科研时,他的选择又一次令人惊讶:回基层!

  “高学历军官去基层,只要正确发挥自己的优势,就不会‘屈才’。军人只有将个人理想与强军目标相结合,才能将人生的价值最大化。”毛宇星的眼神清澈而坚定,一如11年前的那个青年。

相关内容

内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