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脱贫年 我们这样干!
本文摘要:起初,村民不是很愿意加入合作社,认为种青花椒没有种水稻收益高,也担心路途遥远,没人来收购。驻村一年来,我与村两委、驻村工作队员深入农家讲解政策,动员村

  2020脱贫年 我们这样干!

2020脱贫年 我们这样干!

比曲子以(左)和村民一起商讨脱贫方案。

  本报记者 王明峰摄

2020脱贫年 我们这样干!

牛磊

  受访者供图

2020脱贫年 我们这样干!

何登亮走访贫困户。

  本报记者 汪志求摄

2020脱贫年 我们这样干!

来承金(前)和村民走在山路上。

  本报记者 庞革平摄

2020脱贫年 我们这样干!

杨明(左)在村里的木材加工合作社与贫困户交流。

  受访者供图

2020脱贫年 我们这样干!

  和宇扬(中)与村民家商讨搬迁事宜。

  波碧锋摄

  “我们要努力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付出更加艰辛的努力,坚决夺取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习近平总书记5月23日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三次会议的经济界委员时强调。

  “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这也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和预算报告、计划报告同时提到的内容,展现了党兑现到2020年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这一庄严承诺的决心。

  小花椒 大产业

  ■ 比曲子以 四川凉山州布拖县地洛乡桥边村第一书记

  桥边村地处布拖、昭觉、金阳三县交界处,是地洛乡政府驻地,距县城58公里,全村人口501户2204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93户461人。以前村民住的是土房子,喝的是河沟水,走的是泥土路,经济发展滞后。身为地洛乡副乡长兼桥边村第一书记,如何带领贫困村民脱贫致富,是摆在我和村两委面前急需破解的难题。

  桥边村有多年种植青花椒的经验,许多种植户还去绵阳三台学习青花椒矮化技术,隔壁村还有个土专家李治武,可以手把手教。村里多次开会商量后,下定决心把青花椒这一传统产业做大、做强,做成桥边村的“名片”。乡党委支持我们积极对接各部门并注册成立布拖县米丁扶持发展脱贫攻坚造林专业合作社。合作社从县林草局争取到132万元资金,打造300亩青花椒种植示范基地,90户村民加入了合作社。

  起初,村民不是很愿意加入合作社,认为种青花椒没有种水稻收益高,也担心路途遥远,没人来收购。村民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之前就因零散种植青花椒不上规模,无法有效对接市场,加之运输成本高,售卖困难,村民承担了很大风险。

  恰在这时,县里通过招商引资计划引进种植1300亩小米辣(一种辣椒),我和村两委为村里争取到200亩小米辣种植项目,并与布拖县叠泽生态农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签订小米辣收购协议,以套种的形式,在青花椒种植示范基地套种200亩小米辣,公司以1.5元一斤的价格收购。引进了公司、有了市场保底价,加入合作社的90余户村民不再担心了。初步估算,规模化种植青花椒和小米辣可以让村民户均增收1万元以上。未来,地洛乡17个村将在桥边村联手打造一个集青花椒、核桃等农产品和服装、餐饮、牲畜产品、手工业、电子商务于一体的综合农产品交易中心。

  按规划,桥边村是四川到云南川藏线、滇藏线新支线上的一个旅游点,计划在沿途路线主打展示原生态阿都文化、高原山地自然风光和湿地生态。如今我们又争取到扶持村集体经济发展项目资金100万元,筹建木坞老达大酒店,同时积极发展各具特色的彝家民宿,吸引游客前来观光。

  本报记者 王明峰整理

  一技长 打工忙

  ■ 牛 磊 兰州理工大学驻甘肃东乡奴拉芒村扶贫工作队队长

  奴拉芒村,位于甘肃省东乡族自治县果园镇北部山区,平均海拔2185米,人均耕地只有0.94亩,还都是干旱山地,“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村里312户中建档立卡贫困户达159户867人。

  2018年7月,我来到这里担任驻村工作队队长兼任第一书记。脱贫有千难万难,最难还是增收难。我们多次深入贫困户家中,一起分析致贫原因,商议脱贫办法。东乡是少数民族地区,许多人文化程度低,不会说普通话,也没有一技之长。对此,我们开展免费职业技能培训,积极牵线搭桥,帮助企业和工人对接用工、务工需求。现在,村里有487人外出务工,每家都有一个主要劳力在稳定就业,其中100多人在广州、厦门等地电子企业务工,最低月工资也有3000多元。

  与此同时,我们还鼓励养殖大户扩大规模带动贫困户脱贫致富;采取以奖代补方式,对牛羊养殖达标户每户奖励6000元;持续落实产业发展扶持资金,做强家庭增收主导产业,实现稳定增收,确保脱贫户不返贫。眼下,村里已有牛羊养殖户149户,养羊最多的达300多只,养牛最多的有20多头。我们还对接相关部门提供养殖技术培训、购买养殖保险,最大程度解决了贫困户的后顾之忧。

  村民康奴黑一家四口有两位是残疾人,他本人是刑满释放人员。过去,一家靠低保过日子,对未来丧失信心。我们多次上门做思想工作、宣传惠民政策,扭转其“等靠要”思想,增强他家勤劳致富的信心,还兑现了6000元奖补资金、帮助贷款5万元。这一切让康奴黑和家人重拾美好生活的勇气,不仅主动修了羊圈,还养了80多只羊,日子重回正轨。

  如今奴拉芒村已有114户615人陆续脱贫,但仍有45户252人没有摆脱贫困,这是我们下一步工作要啃的最硬骨头。实践证明,外出务工、发展养殖是奴拉芒村脱贫的正路,我们将进一步坚定信心,坚决完成年底全部脱贫的任务。

  本报记者 付 文整理

  建食堂 补短板

  ■ 何登亮 建行毕节市分行派驻贵州威宁县新华村驻村干部

  2018年4月,我坐上大巴车,辗转4个多小时,到达驻村工作点——新华村。威宁县是贵州挂牌督战的9个未摘帽深度贫困县之一,新华村在当地是出了名的贫困村。

  新华村海拔高,山多地少,村民中彝族占多数,外出务工者居多,留在村里的老人和孩子大部分不懂汉语。语言不通,成了我工作中最大的阻碍。驻村伊始,我由村两委干部带着挨家挨户走访,只为听听老乡们的心里话,了解他们最迫切的心愿,找准贫困的根源。

  走访让我发现村民“等靠要”的思想普遍存在,甚至有的村民争当贫困户,希望能得到政策帮扶。扶贫先扶智。村里的新华小学原先没有供学生吃饭的食堂,孩子们就餐不便。我把学校的情况上报给建行毕节市分行,分行又向上级行申请到近55万元扶贫资金,为新华小学建了一个360平方米的多功能厅,其中包含了厨房和餐厅,今年有望建成投用。

相关内容